快捷搜索:  小米盒子  盒子  天猫  天猫魔盒  大麦  英菲克  百度  xxx

为了更高的颜值?手机修理难度越来越大了

为了更高的颜值?手机修理难度越来越大了


(文心)据Android Authority网站报道,通常手机坏了你会怎么办?如果是iPhone,你很有可能选择去苹果专卖店维修,苹果员工会提供维修服务,在质保期内用户无须付费,超过质保期就需要付费了。

这正是苹果所期望的,它希望iPhone出故障了,用户只去苹果专卖店维修。

智能手机维修难度比以前更高了。澳大利亚手机和笔记本维修连锁店Hunter Phone and Laptop Doctors负责人保罗·伊利亚斯(Paul Ylias)通过电子邮件表示,“很多客户都会拿一款设备来问我,‘它还能维修吗?’这让我感到吃惊。我总是这样回答他们,‘当然可以’。”

我的回答逐年成为问题,因为,在手机中,屏幕与玻璃、金属之间的贴合越来越无缝,在维修时日趋难以下手。甚至是让用户方便地更换电池的现代智能手机数量,都在不断减少。很长时间以来,LG一直坚持可拆卸电池设计,最近采用这种设计的机型是V20和G5。


但是,LG的新一代产品——V30和G6,放弃了可拆卸电池设计。虽然遭到粉丝抗议,他们声称以后再也不会购买LG手机了,LG做出这种变化的目的,是希望能销售更多手机。电池技术并没有出现大幅改进,采用不可拆卸电池设计无助于延长电池续航时间,那么问题来了:手机厂商为什么要做出这种变化呢?

大多数智能手机厂商都表示,这完全是为了开发更漂亮、更薄的防水产品。多年来,三星和索尼手机就一直具备防水功能,许多厂商都向它们看齐,推出具有防水功能更强大的手机硬件。防水和漂亮的外形总是会受到好评,这是其他手机厂商跟风采用这种设计的原因。

防水不再通过接口周围的垫圈和封条实现。隔离和优秀的胶水是防水的主力军。前板和背板的绝大多数地方都使用超级胶水,防止水进入设备内部。

正如维修人员已经发现的那样,胶水的问题在于它不容易拆卸,更不用说再安装在一起了。要撬开一款新设备,用户需要使用温度足够高、能软化胶水的工具——从电吹风吹出的热空气很适合DIY(自行动手)维修人员使用。如果曾经成功的打开过新手机,就会发现想再次使用原来的胶水是不可能的。

你的设备可能会被破坏。你可以能够修理或更换内部元器件,但即使是用户认真地重新组装设备,要使设备恰当地密封是不可能的。至少,你不愿意进行防水测试。

设备维修社区iFixit首席执行官凯尔·威恩斯(Kyle Wiens)通过电子邮件表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各厂商竞相不惜任何代价地降低产品厚度。我称之为设计厌食症——不惜代价地降低产品厚度。设计一款防水、方便维修的小型智能手机是完全可能的,我们尚未看到设备厂商在这方面发力。”


缘何产品寿命越来越短?

DIY维修人员反对的问题是退化。我们以电池为例进行说明,现代锂离子电池生产目标就不是尽量延长使用寿命,而是存储尽可能多的电能。

由于苹果拒绝为其更换尚在质保期内的电池——原因是电池充电次数超过500次,一名iPhone用户把苹果告到挪威消费者保护机构。

Android Authority表示,如果每天给手机充一次电,充电500次意味着电池使用期限仅略超过16个月——这还是高端手机厂商的产品。没有人能保证第三方厂商的替代电池能提供同样水平的质量,甚至会引发安全问题。

“现在的产品不比从前了”的想法出现在脑海,现实情况很难不让人这么想。

以家用电冰箱为例。许多人家里都有一台过去的老款冰箱,专门用来冷冻饮料,许多这样的冰箱都使用30年了,甚至更长时间。

自1970年代以来,新冰箱的能耗降低了75%,价格也只有当时的33%。


2007年全美住宅建筑商协会和美国银行住宅业务部门公布了与各种电器使用寿命预期有关的数据。报告称,正常的冰箱应当能使用13年时间。1993年时,同一调查预测电冰箱使用时间为17年。使用期限缩短,是电冰箱价格降低和能源效率提高的自然函数。

是计划报废在作祟吗?

计划报废

计划报废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汽车产业。1920年代,通用汽车意识到,每年款式的变化,能说服一些车主相信,他们需要购买最新和最好的产品,从而刺激销售。

这一策略其实更多地与感知过时有关,汽车样式每年都有较大变化。这些变化使得买主——在汽车远没有出故障前——想拥有具有更现代外观的车型。

计划报废的黑幕是由调查太阳神卡特尔的媒体记者揭开的。这个卡特尔包含有全球多家灯泡厂商,它们人为地把灯泡使用时间由2500小时(在1920年代中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了)缩短至1000小时,这迫使人们更经常地购买电灯。这种人为降低耐用度的做法,迫使消费者购买灯泡的频次远高于技术应有的水平。

计划报废和智能手机的交叉点就是阻碍修理。修理低价电子产品物非所值,低价玩具或廉价数字手表,从经济上说没有维修的价值。抛弃它们会增加垃圾、生产它们需要消耗自然资源,破坏环境。

我们的智能手机,目前价格在1000美元左右,里边有稀有金属,有修理的价值。它们的设计日趋表明,它们想让用户不能自行修理手机。

2011年,苹果在推出iPhone 4时用梅花型螺丝取代了常见的十字槽螺丝,提高了手机用户和维修店“修理简单故障的”难度。这种类型的螺丝独家在苹果所有生态链中使用,没有新型螺丝刀这种螺丝基本上拧不开。


梅花型螺丝的表现并不更好。插槽很浅,倒圆边意味着要拧紧螺丝并非易事。

梅花型螺丝只应用在苹果设备外部。如果说它更好,或生产成本更低,苹果会把它应用在任何地方,显而易见的是,梅花型螺丝的目标就是让用户不能对产品进行维修。

这一变化意味着,消费者在产品修理方面将更依赖苹果。它还会提高第三方维修的价格,因为增添工具需要投入更多资金,放慢手机修理速度。

苹果从未授权一家独立公司修理iPhone,即使是授权经销商。另外,苹果也没有发布过维修手机的指南。

如果屏碎了,你是维修已经使用了一年的手机,还是把修手机的钱用在购买一款新手机上?

据伊利亚斯称,碎屏或包括碎屏在内的故障,占到修理手机的80%。他说,“人们可能能忍受损坏的Home按键或耳机插孔,但如果屏幕碎了,用户就会考虑修理手机。当维修成本接近新手机价格时,只有在用户坚持的情况下我们才会动手维修。用户坚持维修手机的理由,通常是需要取回数据,或他们对手机有感情了。”

苹果会在整个过程的每个步骤“做手脚”,促使用户购买新手机。

这么做的并非只有苹果。华为也在令人惊讶地效仿苹果,在P9和P10系列手机中采用梅花型螺丝。

多年来,任天堂Gameboy和游戏机一直使用非标准化螺丝,目的就是阻碍用户或维修人员对它们进行简单维修。索尼则在苗条的PlayStation 3中使用内梅花头螺丝。


工具时代:维修权运动

维修权运动在反对日趋锁定其产品的厂商方面获得了巨大声势,其中心不仅仅是手机。

在美国,维修权运动声势浩大,相关法案已经进入12个州议员的议事日程,其中包括内部拉斯加州、马萨诸塞州、明尼苏达州和纽约州。

在许多州,维修权运动一个特别焦点是农场主——维修包括拖拉机(越来越依靠软件)在内的关键设备的能力受到限制。如果他们不能自己维修出故障的设备,农场主不希望自己的选择仅仅局限于给驻本地的约翰·迪尔公司(John Deere)代表打电话。

欧洲议会最近通过一项内容广泛的议案,呼吁制定法律法规,强制制造厂商提高设备故障时的可维修性和环保性。这项议案特别提到了电池。

威恩斯表示,“在美国,立法的目标是向用户提供信息、零部件等。它不会干预产品设计,但将确保用户能获得维修产品所需要的资源。在欧洲,立法机构会考虑生态设计,禁止在电池中使用胶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开端。”


人们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根据民间调查机构Eurobarometer在2014年进行的一项调查,77%的欧洲消费者会选择修理出故障的物品,而非购买新产品。但如果维修成本过高或服务水平过低,他们会更换或淘汰出故障的物品。

Android Authority称,打脸这一调查结果的一个事实是,三大厂商——苹果、三星和华为——不可拆卸电池手机的持续成功,以及LG感觉到必须采用这种设计,并发布了V30和G6。

拥有自己喜欢品牌的最新手机,希望自己在一定程度上能动手修理它,不应当是相互矛盾的。每一代手机的修理难度在不断提升。

苹果生产了一台有29个手臂的机器人拆解iPhone 6和6s,将尽可能多地回收原材料。除非业界趋势发生重大变化,未来数代的手机,很可能只有机器人才能打开。

刚刚上市销售的谷歌Pixel 2 XL手机由LG代工,通过采用模块化设计,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几步,但在维修方面,它的评分仅为6/10(满分为10分),低于第一代Pixel的7/10。

威恩斯表示,“我们喜欢Pixel 2 XL,它是为数不多的不用加热工具就能打开的Android手机之一。”


未来的发展

制造商应当承担计划报废的责任,很显然的是,它们不愿意承担责任.

消费者希望获得基本维修权,大公司则对基本维修权持反对态度,但没有披露原因。企业希望继续设计“生命周期”不长、能防止用户修理的设备,它们好向消费者销售更多商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